《给孩子的科幻》出版,刘慈欣和韩松:对未来迷茫、焦虑

2018-10-30 消息来源:澎湃新闻     原作者:王芊霓

  因为一本《给孩子的科幻》的出版,科幻作家刘慈欣、韩松,诗人北岛和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世纪同框”!

  2018年10月28日,《给孩子的科幻》新书首发式在西西弗书店北京长楹天街店举行。除了这四位重量级嘉宾,新生代青年科幻作家赵垒、滕野也参加了这场活动。

  在此次活动中,新老两代科幻作家及学者围绕“科幻的今天与未来”,讨论了科幻文学与当下现实之间的关系,探讨了青年科幻作家的全新创作倾向,他们还回忆了自己与科幻结缘的经历,展望了科幻文学未来的发展方向。


425.jpg

刘慈欣


  刘慈欣:现在的科幻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也对这种变化感到迷茫

  在谈到科幻文学和当下现实的关系时,戴锦华说,由于刘慈欣的获奖,欧美的科幻和中国科幻开始有了共振的空间。戴锦华认为刘慈欣和韩松的作品代表了两种不同的科幻价值取向,她认为刘慈欣作品有着强烈的现代主义乐观,而韩松作品则对这种乐观保有怀疑。戴锦华还剖析了科幻文学和某种“赶超”的文化逻辑的关系,她认为,“赶超”文化逻辑在过去百年占有垄断地位,而今天赶超的历史进程告一段落了,赶超逻辑也过时了,并且现在中国也要参与解决“赶超”的文化逻辑带来的问题了。

  刘慈欣没有直接回应对“赶超”的文化逻辑的看法,不过他说,“我觉得不包含星际航行的文明是不长远的。我执着于描写星辰大海,这在当下是比较另类的。”刘慈欣还有些失望于外太空开发在当下的边缘化,他分析说,外太空开发短期之内是只有投入没有回报的行为,和现在市场经济文化是矛盾的,他说,“人类要大规模开发太空,首先要先改造我们的文化。或是把太空市场在经济领域启动起来,但是现在还看不到这个迹象。”不过太空开发的停滞,可以使科幻小说仍旧保持想象空间。

  戴锦华和刘慈欣都认为,当今信息技术和文化把人分成“真正的个体” 的倾向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戴锦华说,如今的文明趋势是开发人类潜意识,而不是外太空,造成的后果就是一种毒品化的、提供快感的社会文化制品,继而导致一种个人主义,这种个人主义和1960年代的个人主义是不同的。因为后者是在社会意义上的个人主义。刘慈欣也表示,现在的科幻文学本质性的变化是信息社会、技术和文化把人分成一个个真正个体,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形象渐渐消融了、模糊了。刘慈欣说,“这是深刻的变化,而我抗拒这个现象。我是把人类作为整体来写的。 我接触科幻文学是‘文革’时期,我看的是凡尔纳作品。总得来说,现在的科幻确实和以前不一样,我也对这种变化感到迷茫,看不清它的未来什么样。”

  在谈到青年科幻作家创作倾向时,戴锦华作出了年轻人的科幻体现了单纯性和内向性的判断。刘慈欣赞同并认为这种单纯性的原因在于,第一,年轻人比较少背负历史遗留的枷锁;第二,新一代人的思维方式是把自己看成人类的一员,而不只是中华文化的一员。他尤其想要强调,当今科幻文学的封闭性是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大趋势的反映。他认为这种趋势就是,人类文明是往内向发展的,是互联网技术让我们越来越封闭和内向了。刘慈欣说,“新一代宁肯用VR体验星辰大海,而不是真的去探索。这个变化是好是坏,我不想评论,但是我觉得不包含星际航行的文明是不长远的。”


  韩松:科幻越来越受欢迎是因为很多年轻人去里面找答案

  韩松的观察则是,年轻人对技术的迷恋,对未来的焦虑和悲观增多了。他也对此感到迷惘。他谈道,“1980年代追求的是思想和未来的启蒙;现在是另一个新的节点,是更大的不确定,随着技术和生物学、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发展,我们的精神到哪里去呢?1980年代的文学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很多年轻人去科幻里面找答案找共鸣,这是科幻变得比较热的原因之一。”他感觉到,年轻人会把现实看成虚幻的,反而在漫画里构筑真实。可能这和他们那一代人很不同了,可能意味着超后现代的未来正在来临吧。”

  韩松认为,科幻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去科幻里面找答案。他说,“我们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很多人都有对未来的焦虑。”韩松透露,和北岛一起策划《给孩子的科幻》的大背景也是对未来的焦虑和好奇。

  有意思的是,戴锦华和韩松都认为,如今没有比科幻更接近日常生活的镜子了。戴锦华说,“今天现实如此强悍,而现实主义如此苍白。” 而韩松说,“现实正在变得比科幻更科幻,无处不在的科技已经对人性本身带来了改变,我有一种愿望是把这些现实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记录下来它就是科幻了。”

  随后,在青年科幻作家和中年科幻作家的对谈环节,新生代科幻作家藤野向刘慈欣提问,他是如何建立自己独特的科幻美学的。刘慈欣思考后回答,可能是克拉克的空灵和托尔斯泰的厚重形成了他现在的状态。他说,“我是从科幻迷成为一个作者,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顺理成章的,但是我这个美学出现过很多,虽然并不完全一样,但是大方向差不多,像克拉克的作品,我的小说受到他影响很深,但是前苏联科幻对我的影响不大,不过苏联现实主义的文学对我影响很大。”

  韩松提问赵垒,他的《傀儡城》里面写三十年后东北振兴,这种魔幻感是怎么来的?赵垒回答说,这是因为他自己和现实有脱离,他喜欢去廉租房看那些底层人的生活,感受他们的焦虑,因为时代变化越来越快,我们很难积累下东西,他想描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的走向。


424.jpg


  据了解,本次首发图书《给孩子的科幻》是北岛主编的“给孩子系列”丛书第11本,由刘慈欣和韩松为孩子精心编选,收录十五位风格、流派各异的科幻大师,星云奖、雨果奖得主代表作品,书中展现了广阔宏伟的科幻世界,旨在引领孩子们走进科技想象的圣殿,让人生和未来增添更多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霍娟

最新要闻

  • CCTV专访《习近平——领袖之路》作者哈利教授

    巴基斯坦汉学家、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会员Sultan M Hali(苏丹穆罕默德·苏尔坦·哈利)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在关键阶段不断进行自我改进和完善,使中国改革和发展得以持续推进。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模式让发展中国家对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 “2019年中蒙联合书展”系列活动获中外多家媒体报道

    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主办,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协办的为期4天的“2019年中蒙联合图书展”系列活动已于9月13日在蒙古国乌兰巴托圆满落幕。期间系列活动得到了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文化网、中国出版传媒网、蒙古国家公共广播电视台、蒙古国TV9、蒙古国TV25电视台、真理报等10余家中蒙媒体报道。

  • 新中国70周年华诞暨中蒙建交70周年,蒙古汉学家、译者送祝福

    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中蒙建交70周年之际,蒙古国汉学家、翻译家其米德策耶、钢巴特尔、宝利德·巴特尔、额格希格、浩巴特尔夫、温德华、耶森铁木尔、朝伦爱登、奥其尔,以及蒙古国家电视台领导小组组长满都呼、蒙古国家电视台前台长米格尔,在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赴蒙古国调研期间,通过镜头介绍中蒙文化互译传播成果,同时向中国、中国人民致以诚挚祝福。

  • “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第四期征集指引发布

    丝路书香“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秘书处现面向全球发布第四期项目征集指引,旨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优秀的中国主题图书,推动国际出版业的发展,促进国家间的文化交流。欢迎海外汉学家、作家、媒体人、学者等各界人士踊跃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