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期的女人》样章多语种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2018-10-11 |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译研网 | 原作者:罗雨静

  中国文化译研网(www.cctss.org)现为作品《哺乳期的女人》样章寻求中译阿拉伯语、西班牙语、法语、德语、匈牙利语、土耳其语、泰语、罗马尼亚语优秀翻译。

  翻译文字量:1047字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0月25日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注: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翻译样章

  旺旺出院后人瘦下去一圈。眼睛大了,眼皮也双了。嘎样子少了一些,都有点文静了。惠嫂说:“旺旺都病得好看了。”旺旺回家后再也不坐石门槛了,惠嫂猜得出是旺爷定下的新规矩,然而惠嫂知道旺旺躲在门缝的背后看自己喂奶,他的黑眼睛总是在某一个圆洞或木板的缝隙里忧伤地闪烁。旺爷不让旺旺和惠嫂有任何靠近,这让惠嫂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旺旺因此而越发鬼祟,越发像幽灵一样无声游荡了。惠嫂有一回抱着孩子给旺旺送几块水果糖过来,惠嫂替他的儿子奶声奶气地说:“旺旺哥呢?我们请旺旺哥吃糖糖。”旺旺一见到惠嫂便藏到楼梯的背后去了。爷爷把惠嫂拦住说:“不能这样没规矩。”惠嫂被拦在门外,脸上有些挂不住,都忘了学儿子说话了,说:“就几块糖嘛。”旺爷虎着脸说:“不能这样没规矩。”惠嫂临走前回头看一眼旺旺,旺旺的眼神让所有当妈妈的女人看了都心酸,惠嫂说:“旺旺,过来。”爷爷说:“旺旺!”惠嫂说:“旺爷你这是干什么嘛!”但旺旺在偷看,这个无声的秘密只有旺旺和惠嫂两个人明白。这样下去旺旺会疯掉的,要不就是惠嫂疯掉。许多中午的阳光下面狭长的石巷两边悄然存放着这样的秘密。瘦长的阳光带横在青石路面上,这边是阴凉,那边也是阴凉。阳光显得有些过分了,把傍山依水的断桥镇十分锐利地劈成了两半,一边傍山,一边依水。一边忧伤,另一边还是忧伤。

  旺爷在午睡的时候也会打呼噜的。旺爷刚打上呼噜旺旺就逃到楼下来了。趴在木板上打量对面,旺旺就是在这天让惠嫂抓住的。惠嫂抓住他的腕弯,旺旺的脸给吓得脱去了颜色。惠嫂悄声说:“别怕,跟我过来。”旺旺被惠嫂拖到杂货铺的后院。后院外面就是山坡,金色的阳光正照在坡面上,坡面是大片大片的绿,又茂盛又肥沃,油油的全是太阳的绿色反光。旺旺喘着粗气,有些怕,被那阵奶香裹住了。惠嫂蹲下身子,撩起上衣,巨大浑圆的乳房明白无误地呈现在旺旺的面前。旺旺被那股气味弄得心碎,那是气味的母亲,气味的至高无上。惠嫂摸着旺旺的头,轻声说:“吃吧,吃。”旺旺不敢动。那只让他牵魂的母亲和他近在咫尺,就在鼻尖底下,伸手可及。旺旺抬起头来,一抬头就汪了满眼泪,脸上又羞愧又惶恐。惠嫂说:“是我,你吃我,吃。--别咬,衔住了,慢慢吸。”旺旺把头靠过来,两只小手慢慢抬起来了,抱向了惠嫂的右乳。但旺旺的双手在最后的关头却停住了。旺旺万分委屈地说:“我不。”

  惠嫂说:“傻孩子,弟弟吃不完的。”

  旺旺流出泪,他的泪在阳光底下发出六角形的光芒,有一种烁人的模样。旺旺盯住惠嫂的乳房拖着哭腔说:“我不。不是我妈妈!”旺旺丢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回头就跑掉了。


640.webp (1).jpg

  作者简介

  毕飞宇,男,1964年生于江苏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大学文学院(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获文学学士学位。作家,南京大学特聘教授,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2013年推出首部非虚构文学作品《苏北少年“堂吉诃德”》,2013年12月他的《大雨如注》获得人民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杨澜访谈录》将毕飞宇誉为“文字推拿师”,推拿时代的疼痛。

  代表作品有《推拿》、《哺乳期的女人》、《青衣》、《平原》、《玉米》等,作品曾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国外出版。

  作品推荐语

  这篇小说的艺术魅力不在于情节,而在于对琐碎生活的真切描摹,人性化的细节,譬如惠嫂给孩子喂奶时的动作、神态,旺旺的眼睛,刻画出一个精神受到伤害的孩子,对母爱既渴望亲近,又忧惧哀伤的复杂心理。表现出母爱匮乏的现实,对母爱的企盼。惠嫂看到孩子的受伤,表现出圣洁的情怀。

  这个故事,属于一种无事的悲剧,一种心灵的悲剧,弥漫着古典的伤感色彩。

  《哺乳期的女人》主题源于作者多年前在浙江一个小镇的见闻,及与一位刚生孩子的同事拥抱的感受,实构与虚构兼有。

  1995年5月,作者傍晚到达一个小镇,找旅馆的过程中,发现青壮年都到城里打工去了,只剩老人和小孩,且都不会说普通话。作者在一家装修不错的房子前见到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其它的话作者都没听懂,只听懂了一句话,她说自己有5个儿子,说这话时表情自豪。作者那一刻感到这种自豪背后的空洞,她那么多儿子,没一个在她身边。后来作者在《南京日报》的同事生完孩子回来,见面时发现同事身体变形了。拥抱一下,闻到母乳的香味。

  作者经常想起那次奇特的拥抱,想到老太太说她有5个儿子那一幕,联想到中国空心化的小镇、中国社会形态出的问题。这个理性判断和洋溢着乳香味的拥抱记忆,还原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构思就这么完成。作者拿起圆珠笔,两天内用时8个小时完成了这篇小说。

  小说获首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




责任编辑:霍娟

最新要闻

  • 《从森林里来的孩子》样章多语种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张洁的《从森林里来的孩子》原发于《北京文艺》1978年第7期。小说以自然清新、飞扬灵动的诗性语言,通过讲述林区少年孙长宁在音乐老师梁启明的教育下成长为一名杰出的新时代音乐人才的故事,深情礼赞了音乐熏陶远比单纯政治灌输更为巨大而神奇的魅力,试图为广大民众提供一条祛除政治蒙昧的诗意启蒙之路。

  • 迟子建:关于温暖和爱的情怀一直不变

    迟子建的小说中一直不变的是关于温暖和爱的情怀。作家苏童以二十年容颜不变形容迟子建的创作力,她一直保持着不急不缓的创作节奏,漫步在对美和爱追求的道路上。

  • KAUNG MIN: TRANSLATION NEEDS TO

    Translator from Myanmar, Kaung Min is committed to translating Chinese literature and has made contributions in promoting Chinese literature among readers in Myanmar.

  • 《白色鸟》样章多语种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作品突破了“伤痕文学”传统的写实手法,通篇没有具体而完整的故事情节,而是着力呈现一种宁静、和谐而美好的场景:两个天真无邪的少年在河边游玩,他们比赛挖马齿笕、扯霸王草,用弹弓向水面发射石子,还游水嬉戏,偷看水鸟。

  • GIVE KOREAN READERS A NEW PERSPECTIVE

    Korean translator and sinologist. Lecturer of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in Konkuk University, Kyung Hee University, and Ewha Womans University. Permanent Research Fellow of “Wen-er-Yuan (Literature is Long)”, a humanities research as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