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淖记事》样章多语种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2018-10-10 |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译研网 | 原作者:罗雨静

  中国文化译研网(www.cctss.org)现为作品《大淖记事》样章寻求中译阿拉伯语、西班牙语、法语、德语、匈牙利语、土耳其语、泰语、罗马尼亚语优秀翻译。

  翻译文字量:2565字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0月24日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注: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翻译样章

  大淖东头有一户人家。这一家只有两口人,父亲和女儿。父亲名叫黄海蛟,是黄海龙的堂弟(挑夫里姓黄的多)。原来是挑夫里的一把好手。他专能上高跳。这地方大粮行的“窝积”(长条芦席围成的粮囤),高到三四丈,只支一只单跳,很陡。上高跳要提着气一口气窜上去,中途不能停留。遇到上了一点岁数的或者“女将”,抬头看看高跳,有点含糊,他就走过去接过一百五十斤的担子,一支箭似的上到跳顶,两手一提,把两箩稻子倒在“窝积”里,随即三五步就下到平地。因为为人忠诚老实,二十五岁了,还没有成亲。那年在车逻挑粮食,遇到一个姑娘向他问路。这姑娘留着长长的刘海,梳了一个“苏州俏”的发髻,还抹了一点胭脂,眼色张皇,神情焦急,她问路,可是连一个准地名都说不清,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逃出来的使女。黄海蛟和她攀谈了一会,这姑娘就表示愿意跟着他过。她叫莲子。——这地方丫头、使女多叫莲子。莲子和黄海蛟过了一年,给他生了个女儿。七月生的,生下的时候满天都是五色云彩,就取名叫做巧云。

  莲子的手很巧、也勤快,只是爱穿件华丝葛的裤子,爱吃点瓜子零食,还爱唱“打牙牌”之类的小调:“凉月子一出照楼梢,打个呵欠伸懒腰,瞌睡子又上来了。哎哟,哎哟,瞌睡子又上来了……”这和大淖的乡风不大一样。

  巧云三岁那年,她的妈莲子,终于和一个过路戏班子的一个唱小生的跑了。那天,黄海蛟正在马棚湾。莲子把黄海蛟的衣裳都浆洗了一遍,巧云的小衣裳也收拾在一起,闷了一锅饭,还给老黄打了半斤酒,把孩子托给邻居,说是她出门有点事,锁了门,从此就不知去向了。

  巧云的妈跑了,黄海蛟倒没有怎么伤心难过。这种事情在大淖这个地方也值不得大惊小怪。养熟的鸟还有飞走的时候呢,何况是一个人!只是她留下的这块肉,黄海蛟实在是疼得不行。他不愿巧云在后娘的眼皮底下委委屈屈地生活,因此发心不再续娶。他就又当爹又当妈,和女儿巧云在一起过了十几年。他不愿巧云去挑扁担,巧云从十四岁就学会结渔网和打芦席。

  巧云十五岁,长成了一朵花。身材、脸盘都像妈。瓜子脸,一边有个很深的酒窝。眉毛黑如鸦翅。长入鬓角。眼角有点吊,是一双凤眼。睫毛很长,因此显得眼睛经常是眯睎着;忽然回头,睁得大大的,带点吃惊而专注的神情,好像听到远处有人叫她似的。她在门外的两棵树杈之间结网,在淖边平地上织席,就有一些少年人装着有事的样子来来去去。她上街买东西,甭管是买肉、买菜,打油、打酒,撕布、量头绳,买梳头油、雪花膏,买石碱、浆块,同样的钱,她买回来,分量都比别人多,东西都比别人的好。这个奥秘早被大娘、大婶们发现,她们都托她买东西。只要巧云一上街,都挎了好几个竹篮,回来时压得两个胳臂酸疼酸疼。泰山庙唱戏,人家都自己扛了板凳去。巧云散着手就去了。一去了,总有人给她找一个得看的好座。台上的戏唱得正热闹,但是没有多少人叫好。因为好些人不是在看戏,是看她。

  巧云十六了,该张罗着自己的事了。谁家会把这朵花迎走呢?炕房的老大?浆坊的老二?鲜货行的老三?他们都有这意思。这点意思黄海蛟知道了,巧云也知道。不然他们老到淖东头来回晃摇是干什么呢?但是巧云没怎么往心里去。

  巧云十七岁,命运发生了一个急转直下的变化。她的父亲黄海蛟在一次挑重担上高跳时,一脚踏空,从三丈高的跳板上摔下来,摔断了腰。起初以为不要紧,养养就好了。不想喝了好多药酒,贴了好多膏药,还不见效。她爹半瘫了,他的腰再也直不起来了。他有时下床,扶着一个剃头担子上用的高板凳,格登格登地走一截,平常就只好半躺下靠在一摞被窝上。他不能用自己的肩膀为女儿挣几件新衣裳,买两枝花,却只能由女儿用一双手养活自己了。还不到五十岁的男子汉,只能做一点老太婆做的事:绩了一捆又一捆的供女儿结网用的麻线。事情很清楚:巧云不会撇下她这个老实可怜的残废爹。谁要愿意,只能上这家来当一个倒插门的养老女婿。谁愿意呢?这家的全部家产只有三间草屋(巧云和爹各住一间,当中是一个小小的堂屋)。老大、老二、老三时不时走来走去,拿眼睛瞟着隔着一层鱼网或者坐在雪白的芦席上的一个苗条的身子。他们的眼睛依然不缺乏爱慕,但是减少了几分急切。

  老锡匠告诫十一子不要老往淖东头跑,但是小锡匠还短不了要来。大娘、大婶、姑娘、媳妇有旧壶翻新,总喜欢叫小锡匠来;从大淖过深巷上大街也要经过这里,巧云家门前的柳荫是一个等待雇主的好地方。巧云织席,十一子化锡,正好做伴。有时巧云停下活计,帮小锡匠拉风箱。有时巧云要回家看看她的残废爹,问他想不想吃烟喝水,小锡匠就压住炉里的火,帮她织一气席。巧云的手指划破了(织席很容易划破手,压扁的芦苇薄片,刀一样的锋快),十一子就帮她吮吸指头肚子上的血。巧云从十一子口里知道他家里的事:他是个独子,没有兄弟姐妹。他有一个老娘,守寡多年了。他娘在家给人家做针线,眼睛越来越不好,他很担心她有一天会瞎……

  好心的大人路过时会想:这倒真是两只鸳鸯,可是配不成对。一家要招一个养老女婿,一家要接一个当家媳妇,弄不到一起。他们俩呢,只是很愿意在一处谈谈坐坐。都到岁数了,心里不是没有。只是像一片薄薄的云,飘过来,飘过去,下不成雨。

  有一天晚上,好月亮,巧云到淖边一只空船上去洗衣裳(这里的船泊定后,把桨拖到岸上,寄放在熟人家,船就拴在那里,无人看管,谁都可以上去)。她正在船头把身子往前倾着,用力涮着一件大衣裳,一个不知轻重的顽皮野孩子轻轻走到她身后,伸出两手咯吱她的腰。她冷不防,一头栽进了水里。她本会一点水,但是一下了懵了。这几天水又大,流很急。她挣扎了两下,喊救人,接连喝了几口水。她被水冲走了!正赶上十一子在炕房门外土坪上打拳,看见一个人冲了过来,头发在水上漂着。他褪下鞋子,一猛子扎到水底,从水里把她托了起来。

  十一子把她肚子里的水控了出来,巧云还是昏迷不醒。十一子只好把她横抱着,像抱一个婴儿似的,把她送回去。她浑身是湿的,软绵绵,热乎乎的。十一子觉得巧云紧紧挨着他,越挨越紧。十一子的心怦怦地跳。

  到了家,巧云醒来了。(她早就醒来了!)十一子把她放在床上。巧云换了湿衣裳(月光照出她的美丽的少女的身体)。十一子抓一把草,给她熬了半铞子姜糖水,让她喝下去,就走了。

  巧云起来关了门,躺下。她好像看见自己躺在床上的样子。月亮真好。

  巧云在心里说:“你是个呆子!”

  她说出声来了。

  不大一会,她也就睡死了。

  就在这一天夜里,另外一个人,拨开了巧云家的门。


640.webp (14).jpg

  作者简介

  汪曾祺,男,1920-1997年,江苏高邮人。出生于一个士大夫世家,深受传统文化濡染;1939年考入西南联大中文系,建国后先后担任《北京文艺》《民间文艺》编辑,“反右斗争”后,经历诸多变故,数次起落。文革结束后,重新致力于创作,并取得很高的成就。

  汪曾祺的文学成就主要在于短篇小说和散文创作上。1949年,即发表第一部小说集《邂逅集》;建国后,发表了第二个作品集《羊舍的夜晚》;八十年代,汪曾祺进入创作高峰,先后写出《受戒》《异秉》《大淖记事》等名篇,有小说集《汪曾祺短篇小说集》。此外,也有散文集《蒲桥集》。现已有《汪曾祺文集》出版。

  汪曾祺于西南联大学习时,师从沈从文,写作风格也受其影响,是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也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他是一个“晚而翠”的作家,尽管生活经历多变,但个性却仍趋于通脱,被称为是“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作品推荐语

  《大淖记事》是一篇以高邮乡镇生活为背景的故乡纪事。小说从“大淖”着笔,写此地之形成与其风貌,再写地方上不同的一些人,有锡匠、挑工和保安队。而其主要的内容,是小锡匠十一子与挑夫的女儿巧云之间的爱情故事。正如小说题名“大淖记事”,小说与其说是写几个人,倒不如说是记二三事,表几分情与意。小说并不刻意追求人物之丰满、情节之多变,而在于关系的和谐。所以,诸多于传统文化中不屑、不齿之事,在大淖这个地方,却并不算得稀奇古怪。这里面自然是有作者更多的欣赏与谅解。

  《大淖记事》一篇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有着丰富而鲜明的地域文化色彩,也洋溢着自然淳朴的风土人情。在散文化的笔端中,表面上写的是风水风情与风流,深层里表现的却是情感情爱与情义。在其中,风光之美、人情之美、人性之美随处可感。而这正是《大淖记事》的魅力所在吧。


责任编辑:霍娟

最新要闻

  • 《从森林里来的孩子》样章多语种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张洁的《从森林里来的孩子》原发于《北京文艺》1978年第7期。小说以自然清新、飞扬灵动的诗性语言,通过讲述林区少年孙长宁在音乐老师梁启明的教育下成长为一名杰出的新时代音乐人才的故事,深情礼赞了音乐熏陶远比单纯政治灌输更为巨大而神奇的魅力,试图为广大民众提供一条祛除政治蒙昧的诗意启蒙之路。

  • 迟子建:关于温暖和爱的情怀一直不变

    迟子建的小说中一直不变的是关于温暖和爱的情怀。作家苏童以二十年容颜不变形容迟子建的创作力,她一直保持着不急不缓的创作节奏,漫步在对美和爱追求的道路上。

  • KAUNG MIN: TRANSLATION NEEDS TO

    Translator from Myanmar, Kaung Min is committed to translating Chinese literature and has made contributions in promoting Chinese literature among readers in Myanmar.

  • 《白色鸟》样章多语种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作品突破了“伤痕文学”传统的写实手法,通篇没有具体而完整的故事情节,而是着力呈现一种宁静、和谐而美好的场景:两个天真无邪的少年在河边游玩,他们比赛挖马齿笕、扯霸王草,用弹弓向水面发射石子,还游水嬉戏,偷看水鸟。

  • GIVE KOREAN READERS A NEW PERSPECTIVE

    Korean translator and sinologist. Lecturer of Depart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in Konkuk University, Kyung Hee University, and Ewha Womans University. Permanent Research Fellow of “Wen-er-Yuan (Literature is Long)”, a humanities research as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