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文学是孤独的,也不是孤独的

2018-09-21 消息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作者:罗皓菱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于20号晚上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冯骥才的《俗世奇人》(足本)成为首部赢得鲁迅文学奖的小小说作品。冯骥才在获奖感言中说,“一个重要的文学奖项,对于一个年轻作家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对于一个年老的作家则是一种精神的安慰。”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于8月11日揭晓,7个奖项共34篇(部)作品获奖,既有冯骥才、阿来这样久负盛名的前辈作家,也出现了弋舟、石一枫、李修文、李娟、马金莲这样的“70后”“80后”青年作家;既有阿来这样成就显著的“熟面孔”,也出现了诸如西海固的马金莲、天津蓟县的尹学芸这样来自基层、新近涌现的优秀写作者。

  冯骥才在获奖感言中称,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投身现代化冲击下濒危的文化遗产抢救中,渐渐放下了一己的文学写作,特别是几乎完全中断了小说创作,这使他与读者疏离开来并渐行渐远。这对于一个已和读者融为一体的作家来说,是常常感到“痛苦”的事,可是抢救与保护民族的文化遗产这个使命是时代性的,不能拒绝。

  “我别无选择,只有听命于时代,听命于文化的责任。直到2013年我年过七十,行动力差了,在书斋的时间多了,文学又情不自禁地返回到我的身上,获奖帮助我重温这种文学感觉。文学既是孤独的,也不是孤独的,因为支撑文学的还有读者。因此,我会与文学、与读者相伴终生。”冯骥才说。

  凭借《世间已无陈金芳》获奖的青年作家石一枫说,写这部小说的初衷是想表现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里一类典型人物的命运。他们在遍地机会的时代抓住了机会,在烈火烹油之后宿命地归于失败,但也有着令人唏嘘的悲剧意味和英雄色彩。他们和19世纪欧洲的于连、拉斯蒂涅,20世纪美国的盖茨比存在着某种呼应关系,而这种呼应关系本身似乎在从一个侧面说明着中国这片土地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种种巨变。

  他说,正是由于时代的变化,写作也在我们面前呈现出了各式各样的价值。它可以通过娱乐自己而忘却别人,也可以通过娱乐别人而养活自己。它可以是大众面前的表演,表演的内容仅仅是“在写作”,也可以是独属于一个人的秘密,秘密得绝不承认自己“在写作”。

  “各式各样的写作有着各式各样的传统,而在诸多传统之中,我更希望自己有能力去继承的,是发祥于100年前被称为‘新文学’的那个传统。中国的巨变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也使得文学写作有可能成为一项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工作。我深感自己必须拿出更真挚的态度、更诚恳的精神,才能回馈我们的传统与时代。”石一枫说。

  据悉,《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集》(六卷)已由评奖办公室编辑完成,由作家出版社结集出版,即将上市。


责任编辑:霍娟

最新要闻

  • “2019年中蒙联合书展”系列活动获中外多家媒体报道

    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主办,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协办的为期4天的“2019年中蒙联合图书展”系列活动已于9月13日在蒙古国乌兰巴托圆满落幕。期间系列活动得到了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文化网、中国出版传媒网、蒙古国家公共广播电视台、蒙古国TV9、蒙古国TV25电视台、真理报等10余家中蒙媒体报道。

  • 新中国70周年华诞暨中蒙建交70周年,蒙古汉学家、译者送祝福

    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中蒙建交70周年之际,蒙古国汉学家、翻译家其米德策耶、钢巴特尔、宝利德·巴特尔、额格希格、浩巴特尔夫、温德华、耶森铁木尔、朝伦爱登、奥其尔,以及蒙古国家电视台领导小组组长满都呼、蒙古国家电视台前台长米格尔,在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赴蒙古国调研期间,通过镜头介绍中蒙文化互译传播成果,同时向中国、中国人民致以诚挚祝福。

  • 蒙古国中国图书出版风向标:蒙古国出版社中国文化传播力TOP10火力全开

    蒙古国的中国文化传播情况前线报道尽在这里!

  • 蒙古国中国图书出版风向标:最受热议的10部中国作品看这里!

    2019年亚洲文明大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关于“亚洲经典互译”的号召,恰逢中蒙建交70周年,“中蒙互译”的新风便吹遍中蒙两国文化界。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近日赴蒙古国走访多位汉学家、翻译家以及多家出版机构进行深度调研,了解到了大量蒙古国的中国作家、作品传播情况,为中国图书“走出去”、走进蒙古国指明了方向。

  • 蒙古国中国图书出版风向标:最受欢迎的10位中国作家是谁?

    2019年亚洲文明大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关于“亚洲经典互译”的号召,恰逢中蒙建交70周年,“中蒙互译”的新风便吹遍中蒙两国文化界。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近日赴蒙古国走访多位汉学家、翻译家以及多家出版机构进行深度调研,了解到了大量蒙古国的中国作家、作品传播情况,为中国图书“走出去”、走进蒙古国指明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