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英译赏析|《枫桥夜泊》Mooring by Maple Bridge at Night

2017-06-26 消息来源:国际汉学研究与数据库建设     原作者:国际汉学研究与数据库建设

 《枫桥夜泊》

  作者:张 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Mooring by Maple Bridge at Night 

At moonset cry the crows, streaking the frosty sky;

  Dimlylit fishing boats ’neath maples sadly lie.

  Beyond the city wall, from Temple of Cold Hill

  Bells break the ship-borne roamer’s dream and midnight still.

  (译文选自《西风落叶》,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5. 39)

  

    译者介绍:许渊冲,1921年生于江西南昌,北京大学教授,著名翻译学家。在国内外出版中、英、法文译著一百余部,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

  中国人对景观有着从古培养至今,且自然而然的意象延伸能力。大漠孤烟、月落乌啼、枯藤老树、绿竹幽径、又或是月影横斜,简简单单的每个词都能在我们的脑海中绘出一幅或壮阔雄奇,或凄凉悲苦的景象。这与中国书画创作中的一个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留白,所谓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空白”作为载体呈现的是意境上的美。

  在古诗词中,“留白”最为出彩的莫过于张继的《枫桥夜泊》和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本诗以唯一情绪词“愁”落下基调,充实以密集的意象:月落、乌蹄、满天霜、江枫、渔火、愁眠、姑苏城、寒山寺、钟声和客船。营造气氛,让读者通过自己的联想完成诗词的意境传达。另外,中国诗词中从来不只以动词来平衡动静明暗,亦会用不同的名词意象,如本诗中宁静的月落和乌蹄,江枫和渔火,完美的景物搭配融入作者的愁绪,意境才得以传递,“留白”才不是空白。

  那在英译诗中,如果我们选择直译,期待复制“留白”,让外国友人能欣赏到这种联想美,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为他们并没有像中国人一样培养诗词中所谓的景-情关联。因此,在翻译这样的诗词时,我觉得译者要做的不是“留白”,而是“填白”。在此译本中,许渊冲先生所用的:cry、streak、break以及最后一句“Bells break the ship-borne roamer' s dream and midlight still.”都是因为考虑到了目标语的情况,在原语境的氛围中继续延伸,丰富意境,填补空白。如第一句“月落乌啼霜满天”,不妨想象一下,月儿正缓缓而无声地落下,弥天霜色,空气宁静到被寒冷凝固,突然!传来一身乌啼,凝固的空气好似被啼叫碎裂了一条缝。因此,许先生用的“streak”真真是传神。在诗词翻译中,是否填白、如何恰当地填白,都是我们需要仔细斟酌、思量再三的。


责任编辑:王富丽

最新要闻

  • CCTV专访《习近平——领袖之路》作者哈利教授

    巴基斯坦汉学家、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会员Sultan M Hali(苏丹穆罕默德·苏尔坦·哈利)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在关键阶段不断进行自我改进和完善,使中国改革和发展得以持续推进。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模式让发展中国家对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 “2019年中蒙联合书展”系列活动获中外多家媒体报道

    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主办,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协办的为期4天的“2019年中蒙联合图书展”系列活动已于9月13日在蒙古国乌兰巴托圆满落幕。期间系列活动得到了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文化网、中国出版传媒网、蒙古国家公共广播电视台、蒙古国TV9、蒙古国TV25电视台、真理报等10余家中蒙媒体报道。

  • 新中国70周年华诞暨中蒙建交70周年,蒙古汉学家、译者送祝福

    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中蒙建交70周年之际,蒙古国汉学家、翻译家其米德策耶、钢巴特尔、宝利德·巴特尔、额格希格、浩巴特尔夫、温德华、耶森铁木尔、朝伦爱登、奥其尔,以及蒙古国家电视台领导小组组长满都呼、蒙古国家电视台前台长米格尔,在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赴蒙古国调研期间,通过镜头介绍中蒙文化互译传播成果,同时向中国、中国人民致以诚挚祝福。

  • “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第四期征集指引发布

    丝路书香“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秘书处现面向全球发布第四期项目征集指引,旨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优秀的中国主题图书,推动国际出版业的发展,促进国家间的文化交流。欢迎海外汉学家、作家、媒体人、学者等各界人士踊跃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