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二十岁了,你从霍格沃茨毕业了吗?

2017-06-29 消息来源:中国文化译研网     原作者:惠晨曦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出版于1997年6月26日。彼时无论是出版商还是作者J. K. 罗琳都没能料想到,时隔二十年,这个名叫哈利·波特的男孩和他身后的魔法世界,依旧能以超越时空的魅力,引得一代又一代的“麻瓜”为之倾倒。

  从“小角色”到大IP:“哈利·波特”的成长史

在爱丁堡大象咖啡馆写作的罗琳

  这如梦似幻的一切都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无聊”的幻象——1989年的某一天,二十四岁的乔安妮·凯瑟琳·罗琳“邂逅”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男孩。彼时她还是个一文不名的小女人,坐在一列从曼彻斯特开往伦敦的火车上看着远处的天空和草地出神。就在这时,一个瘦弱的、戴着一副圆眼镜的黑发男孩骑着扫帚从天而降,落在车窗玻璃上的虚影里,朝着疲倦的乔安妮露出一个羞怯的微笑。七年后她和她尚在襁褓中的女儿杰西卡窝在爱丁堡的一家小咖啡馆,把自己的生日和最喜欢的姓氏送给了这个男孩,还给他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哈利”。这个顶着闪电形伤疤的男孩,带领着全世界的孩子在充满城堡、神奇生物和魔咒的世界里探险,像他所豢养的那只雪鸮一般,在幻想的星空下遨游逡巡。去年年末,出身于赫奇帕奇的纽特·斯卡曼德接过了这位小他几十岁的格兰芬多校友的魔杖,点亮了上世纪二十年代纽约的魔法天空。波特家奇妙男孩的魔法故事在这个英国女人的笔下连成了一条闪闪发亮的莫比乌斯带,将全世界的“哈迷”们再次连在了一起。

  如今《哈利·波特》已不再是走遍十二家出版社仍无人问津的“小角色”,而是世界闻名的大IP:八部华纳兄弟出品的同名电影、一部舞台剧、三座主题公园、多部衍生设定类书籍,还引出了另一个系列IP“神奇动物在哪里”。罗琳亦不再是昔年一贫如洗的单亲妈妈,她早已收获了美满的爱情和家庭,还是坐拥12亿身家的畅销小说家。伦敦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常年人满为患,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抢着要与那露在墙外半截的手推车合影留念。万千少男少女怀揣着收到来自霍格沃茨的猫头鹰邀请函的小小梦想,沉醉在光怪陆离的魔法特效中无法自拔,并期待自己能在对角巷的奥利凡德魔杖铺子买到一根属于自己的魔杖。

国王十字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与手推车合影的粉丝

位于奥兰多哈利波特主题公园的奥利凡德魔杖店

  成功的秘诀:这是一个关于“爱”与“成长”的故事

  西方世界从不缺少奇幻经典,前有J. R. R. 托尔金的“中土世界”和C. S. 刘易斯的“纳尼亚传奇”,后有乔治·R·R·马丁的《冰与火之歌》。相比之下,罗琳这部主要讲述巫师成长的小说显得有些简单和平淡:她的文笔并不算特别出众,故事情节富有悬疑性却并非跌宕起伏,背景设定也称不上完美无缺。但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在全球范围有着一群基数庞大且忠诚热忱的拥趸,其影响力完全不输以上三位的作品。

  英国新版《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选用了哈利成功变出守护神的一幕作为封面。这段情节不仅恰如其分地表达了本书的主题,更展现了罗琳对父爱与成长的深刻理解

  斯内普教授的“always”,已经成为“哈利·波特”系列中关于“爱”的经典一幕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七部曲”几年来稳定积攒的人气和改编电影等周边活动的大力推广,另一方面则是贯穿全书的“爱”与“成长”的主题着实打动人心,而《哈利·波特》的精髓之处也正在于此。罗琳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为读者展现了无数关于“爱”的言行,透过字里行间渗入读者的内心;而每一个从《魔法石》读起来的孩子,也随着十一岁的哈利渐渐长大,当他们变得比哈利还要年长的时候,开始和他们年少的英雄一起直面《死亡圣器》的离别与伤痛。对于那些出生在八九十年代的读者而言,“哈利·波特”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不仅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或是七本在严肃小说界并不太受欢迎的通俗小说,更是他们童年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爱”与“成长”,并不会因记忆中的少年两鬓斑白而失却颜色,也不会在时间这条奔腾不息的长河中随波远去,它们会升上天空,成为每个人心中永恒的“埃雅仁迪尔之星”。[注:“埃雅仁迪尔之星”是托尔金笔下“精灵宝钻”化成的星辰]

  魔法世界在中国:十七年的欢笑与繁荣

  迄今为止,“哈利·波特”系列丛书已被译成70余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全球销量超过5亿册,于商业方面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哈利·波特”系列小说法文版封面

  对于大多数中国读者而言,魔法世界的启蒙是从马爱农、马爱新姐妹的译著开始的。马爱农、马爱新出身于翻译世家,二人的祖父是英语翻译家马清槐。姐妹俩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起开始合作,翻译了七部“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对马爱农而言,翻译《哈利·波特》是一个不断获得惊喜的过程——“每次拿到新书的时候都会觉得,哟,她又想象出了这么多新东西!有些故事发展和人物发展是我原先完全没有想到的,好像它不断在拓宽这个想象的世界”。

马爱农

  从2000年被引进国内,十七年间,这股来自英国的魔法旋风,就如它在世界其它地方所取得的胜利那般,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上长盛不衰:除了原著小说和改编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神奇的魁地奇球》等周边图书也逐年引入国内,本年度下半年还将推出插图本版本的图书。今年年底,马爱农还将推出原著小说的精装典藏版,20周年纪念版也纳入计划之中。

  现如今在国内,一般人提及英国文学,总免不了要说“哈利·波特”;遇到外国人与之攀谈,寻不到共同话题,提到“哈利·波特”也鲜少会令彼此冷场。老粉丝会议论罗琳在官网pottermore上发布的新设定和趣闻,顺便感慨一下电影主要演员各自的去向和变化;新粉丝则在贴吧和知乎上叽叽喳喳地询问对小说和电影的疑问,与前辈们一起为即将到来的“哈利”的生日做准备。

“哈利·波特”电影三位主演试镜

  二十年过去了,魔法的浪潮还在继续拍打着“麻瓜”世界的海滩,而故事里的男孩早已打败了魔头结婚生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故事外的读者们也已长大,各奔东西,在与魔法无关的现实世界里打拼人生。当年为了一个情节而抱头痛哭或放声大笑的朋友们或许已经天各一方,但在某些值得纪念的时刻来临的时候,还是会拿起手机戳戳对方的头像,一起聊一聊那些尘封在记忆里的名字和故事,亲密得就像是在回忆一个共同的亲人——也许他们早就忘了什么是厄里斯魔镜,记不得“哈利”的守护神是一头牡鹿,但那份汹涌在心口处的快乐和泪水,永远不会被遗忘


责任编辑:惠晨曦

最新要闻

  • “2019年中蒙联合书展”观察进行时

    “2019年中蒙联合图书展”期间,2019年中蒙联合图书展开幕式暨中国主题图书蒙语版新书发布会、中蒙图书创作与文化交流论坛、《蒙古汉学与文化发展报告》发布会等系列活动精彩纷呈。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蒙古国家公共广播电视台、真理报等10余家中蒙媒体现场予以了报道。

  • 'CHN-MGL Joint Book Fair' celebrating two countries' relations

    A series of activities to commemorate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Mongolia officially opened in Ulaanbaatar, the capital of Mongolia, on September 10, 2019.

  • “中蒙汉学与文化交流论坛”暨《蒙古汉学与文化发展报告》发布会在蒙古国家图书馆圆满举行

    2019年是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蒙建交70周年,70年里,两国交流合作在政治、经济、人文等各个领域取得了巨大发展,中蒙汉学发展和文化交流也在曲折中前进。为进一步加强中蒙思想文化交流与中蒙学者及专家间的深度合作与交流,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联合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于2019年9月11日,在蒙古国家图书馆举行“中蒙汉学与文化交流论坛”暨《蒙古汉学与文化发展报告》发布会。

  • 《三体》等图书蒙语版在蒙古国出版

    不久前,《三体》蒙语版由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巴特尔工作室”首席翻译家、蒙古国著名翻译家宝力德巴特尔先生翻译,宝力德巴特尔先生表示,很多中国图书在试译阶段就已经受到蒙古读者的一致好评。

  • “以书为媒”,纪念中蒙建交70周年 “中蒙联合书展”系列活动在乌兰巴托开幕

    为深入落实中蒙两国元首今年4月达成的共识,庆祝中蒙建交70周年,以书为媒,进一步巩固中蒙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增进两国民众间的相互了解,促进中蒙出版业交流,加强文明互鉴和沟通,全面展示70年来中蒙出版交流和文化互译成果,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联合蒙古国教育、文化、科学和体育部、蒙古国家公共广播电视台等多家单位举办的纪念中蒙建交70周年系列文化活动2019年9月10日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市正式启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