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529.00 《虚构》样章德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语种:汉语德语 试译部分:约1764词 原文约1764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529.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9.01.23 项目交稿日:2019.01.24

距离试译截止日还有4
已有0人提交试译

提交试译稿
  • 19.01.09

    发布项目
  • 19.01.09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1764

翻译截止日期:2019年1月23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1.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2.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我是一个叫马原的汉人,写小说,喜欢天马行空,我的故事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点耸人听闻。我用汉语讲故事,写了十几万字有关西藏的小说用汉字汉语。

我写了一个阴性的神祗,拉萨河女神,我写了几个男人几个女人,写了一些褐鹰一些秃鹫一些纸鹞,写了一些熊一些狼一些豹子一些诸如此类的其它凶恶的动物,写了一些小动物。还写了一些我的同类的生生死死,写了一些生的方式和死的方法。

这一次我为了杜撰这个故事,把脑袋掖在腰里钻了七天玛曲村。这是个关于麻风病人的故事。玛曲村是国家指定的病区,麻风村。

我进玛曲村认识的第一个人,是一个神秘的哑巴老人,我们一起爬山,他有一支枪,还用枪逼我把食物都交了出来。我没有把握得到医生的许可,是偷着溜进这块禁地的,病区没有任何形式的围栏,这样它既不能防止病人外出,又不能防止外人进入.我就是钻了这个空子。

我在村子闲逛,我没见院子里有人,我走遍了村子没见到一个人影,我拿定主意不轻易走进人家的院子和房间。

第一个有人的信息是从村里最后一幢二层楼院里传出来的,我这时已经转到村后,这是村里唯一的楼房,我走上台阶推开门,看到了一屋三个女人,一个“鼻子已经烂没了,整个脸像被严重烧伤后落了疤”的会说汉话的女麻风病人和我交谈,她怀里抱着一个吃奶的男孩,她是村里唯一会说汉话的人。她带我在村里走走,看到了一群打篮球的男人,打球的人中有个小个子突出地灵活,我估计他有四十岁左右,他是所有球员中唯一知道运球和投篮要领的人,女人告诉我她怀中的孩子是这个男人的。

此时篮球忽然到了我的脚下,我运足力气,将球投出,空心入篮,我终于引起了玛曲村民的关注,所有的人都在为我叫好。我成了大家目光的焦点,也就是在这个瞬间里,我发现两个不那么友好的人的注视,一个是那个打球的小个子男人。另一个已经相当年迈,个子高高的,背驼得很厉害;他的干皱的脸上没有胡子,很像一枚陈年核桃,他是所有村民中唯一没有发滞神情的人,而且他皮肤晦暗,看不出麻风病人那种显而易见的征兆。

一次我发烧生病时,抱孩子的麻风病女人照顾了我,在一个温馨的夜晚,我和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尽管我当时不甚清醒,但绝不会为此后悔。

我来到了位于村子西南角的老哑巴家,趁他不在的时候进入了他家,想要在这个有枪又装哑巴又说汉话的老人家里发现点不同寻常的东西,翻出个旧军队的大檐帽,前面正中嵌着一枚青天白日大徽章,回到家的老哑巴对于我的到来并不吃惊,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并且一点也不戒备,一副痴呆相。我断定,他要么是个精神残废,要么是个了不起的演员,是个魔鬼和凶恶的杀人犯。

从老哑巴家里出来后,我来到了神树所在地,听到了悦耳的敲击声,树下有几个女人缓慢地绕着树基逆时针转经,我用相机记录了这一情形,在两棵树的夹缝中,我看到了打篮球的小个子男人,原来敲击声是他弄出来的,他正在用锤子敲击一块石头,制作雕像,他朝我摆手要我为他照相,,并且表示要送我一尊石浮雕。

在讲完这个悲惨的故事之前,我得说下面的结尾是杜撰的,我有一尊石浮雕像,具体来历就不讲了,我到了西藏境内许多地方,激发了我的灵感,我从事新闻工作的老婆采访过一位在麻风病医院工作过的女医生,老婆把她听到的一些医院的事情告诉给我,我碰巧又读了一本法国人写的书.叫《给麻风病人的吻》,我对这个耸人听闻的题目很感兴趣。后来我不巧又读了另一本英国人写的书.也是写麻风村里的,叫《一个自行发完病毒的病例》。

不久前我去藏东南坐车返回拉萨,开车的司机是个朋友,他说他跑遍了全藏。有一段时间他不爱说话,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刚才经过的地方向北走十里是麻风病村。他还说,他曾经在这里搭过一个病人,是个胖墩墩的女人,还抱着孩子。

这些事全让我碰上了,作为作家我运气不错,下面的结尾是我为了洗刷自己杜撰的。

第二天我在爬山的时候,遇到了老哑巴,他再一次开口说话,并且重复四天前同我说过的话,我害怕四天前的情景重现,但这次我过虑了,他始终没有从地上站起来,我先下山了。

我去找小个子男人,结果只有他的妻儿在家,于是我又去神树,终于看到了他,他将刻完的石像郑重递到我手上,并跪拜石像。

我原想第二天早上离开玛曲村,但当天晚上听到了枪声后,我跑去老哑巴的房子,发现是他开枪打死了他的母狗,最后他开枪自杀。

我决定连夜动身,走累了睡在了藏族养路工那里,夜里发生了泥石流,北边的山塌了半边,我再没看到玛曲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