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710.00 《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样章翻译项目泰语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语种:汉语泰语 试译部分:约2372词 原文约2366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710.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8.10.24 项目交稿日:2018.10.25

距离试译截止日还有6
已有0人提交试译

提交试译稿
  • 18.10.10

    发布项目
  • 18.10.10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2366字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0月24日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译者要求: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母语译者优先。注: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走近家门,天已经完全黑了。她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小妹妹老远就喊她,向她扑来。紧接着母亲也迎了出来,脸上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这使荒妹感到奇怪。贫困、操劳和多病的母亲过早地衰老了。特别是姐姐的死,使她的脸上除了愁苦之外,只有木然的发楞的神情。发生了什么值得她这样高兴的事?“快,快去看看你的床上!”母亲几乎笑出声来。床上放着一件簇新的毛线衣,天蓝色的。在幽暗的煤油灯下发出柔和的诱人的光泽。荒妹抓在手里,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它那轻柔和温暖,就立即象触了电似地甩开了。她吃惊地喊:“谁的?”“你的!”母亲正从锅里盛出热气腾腾的玉米粥。神采飞扬地膘她一眼说,“你二舅妈送来的。……”“二舅妈?!……”荒妹打了个寒噤,两腿发软,颓然坐在床沿,呆住了。二舅妈前不久来过,同母亲嘀咕了老半天,一面不断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她当时就敏感到那眼光里好象有什么神秘的意味。果然,现在送了毛线衣来!……母亲挨着她坐下,用难得的柔声说:“是二舅他们吴庄三队的,比你大三岁。他哥哥在北关火车站当工人,一月拿五十多块!……”荒妹感到冰冷的汗水在脊背上缓缓地爬。她浑身颤抖,耳边“嗡嗡”直响,什么也听不清了。“我不要!”她挣扎地喊,“不!我不要!”她把毛线衣扔向母亲,母亲却仍然微笑着拉住她说:“又不是现在就要你过门!端午节来见见面,送衣裳来。十六套!……订了婚,再送五百块现钱!”“不,不,不!”一种耻辱感陡然升上荒妹的心。她感到窒息的恐怖。她不知该怎么办,只有让委屈的泪水急速地流出来,只有愤愤甩开母亲抚慰的手臂,跑开去。门口,站着心情沉重的父亲和三个睁大眼睛呆望着她的妹妹。她捂住脸,冲出了门,站在院子里,倚着倒塌了的猪圈的半截土墙,大声地哭起来。“怎么啦?怎么啦?”母亲急急地跟出来,拉起她的手,“荒妹,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咱家有啥?妈有病,三个妹妹光知道张着嘴要吃。养猪没饲料,喂了半年多,连本也没捞回来!攒几个鸡蛋拎上街,挨人撵来撵去,心里慌的象做了贼。去年分红,又是超支,一分现钱也没到手。我想给你买双袜子都……”母亲也啜泣起来,数落着:“你姐姐不争气,这个家靠谁?房子明年再不翻盖实在不行了。欠着债,哪有钱?二舅妈说,五百块钱一到手,就……”“钱,钱!”姑娘激动地喊,“你把女儿当东西卖!……”母亲顿时噎住了。她浑身无力,扶着半截土墙缓缓地坐倒在地上。“把女儿当东西卖!”这句话是那样刺伤了她的心,又是那样地熟悉!是谁在女儿一样的年纪,含着女儿一样的激愤喊过?是谁?——唉唉!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呀!……那是在土改工作队进了吴庄的那个冬天,菱花去看歌剧《白毛女》的那天晚上,认识了憨厚、英俊的青年长工沈山旺。从那一刻起,她突然明白了平时唱的山歌里“情郎”一词的含义。十九岁的菱花不仅勇敢地参加了斗地主的大会,而且勇敢地在夜晚去玉米地同她的情郎相会了。可是她原先是父母做主同北关镇杂货铺的小老板订了婚的。男方听到风声送了五十块银元来,硬要年内成亲。菱花大哭大闹,一反常态。公然承认她自己看中了靠山庄的穷小子,公然宣布跟他进山里去受苦,一辈子不回“老封建”的娘家门!把父母气呆了,关起房门又骂又打。她哭着,闹着,在地下滚着,把银元抛洒一地。激愤地嚷:“你们,是要把女儿当东西卖呀!”那是反封建的烈火已经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同地主的地契债据一起烧毁了的年代。宣传婚姻法的挂图在乡政府门口的墙上贴着。舞台上的刘巧儿和同村的童养媳都是菱花的榜样。憨厚、英俊的沈山旺捧着美好、幸福的前途在等待着她。菱花有的是冲破封建囚笼的勇气!“他们,要把女儿当东西卖!”第二天,在刚刚粉刷一新的乡公所里,不需要任何别的,只凭她菱花这一句话!土改工作队就含着鼓励的微笑,发给她和山旺一人一张印着毛主席像的结婚证。……万万想不到今天,时隔三十年的今天,女儿竟用这句话来骂自己了!“这是怎么回事?日子怎么又过回头了?……”她感到震惊而惶惑,慢慢抬起了头,仰望着暮冬的夜空。几颗寒星发出凄清、黯淡的光,讽嘲似地向她眨着眼。她仿佛忽然得到什么启示似地一颤,捶胸顿足痛哭起来。一面喃喃地自语:“报应,报应!这就叫报应呀!”她干枯的双眼里涌出了浑浊的泪。里面饱含着心灵深处的苦恨。她恨荒妹,恨存妮,恨她们的父亲。她恨自己的苦命,恨这块她带着青春和欢乐的憧憬来到的土地,这块付出了大半生辛勤劳动、除了哀愁什么也没有给她的土地!……荒妹反而镇静起来,劝慰母亲说:“妈!公社街上,卖鸡蛋、卖菜的没人撵啦!你可以砍些荆条编土篮拿去卖。妹妹可以去放羊。山田改了种果树,爹是个好把式!……要让我们农民富裕起来!荣树说的,中央有这个文件!……”“文件,文件!今天这,明天那!见多啦!见够啦!俺们不照样还是穷!荒妹,妈不愿意叫你象妈这样过一辈子呀!”母亲抽泣着,也渐渐平静起来,“孩子,你是个懂事的姑娘。妈看出来,荣树对你有心,你也看着他中意。可你想想,吃不饱饭,这些都是空的哟!你妈悔不该当初……唉!如今得了报应啦!……”风停了。妈妈衰弱的身子倚着荒妹。母女俩无声地呆坐着,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之中。“妈,你回去吧!”荒妹低声说。她的眼睛向八队的那一片村舍凝视着,探寻着其中的一间房子,“我还有点事!……”然后,她倔强地向三亩塘的方向走去。刚才发生的事,使她突然聪明了,成熟了。一切成见,包括要为小豹子伸冤这样使她强烈反感的事情,现在都觉得合理了。她相信荣树是会讲出他的道理来的。那么,他知道得很多很多,甚至连大海都知道!他所深信不移的要让农民富裕起来的文件,荒妹又有什么可怀疑的呢?他一定还会给她出个最好的主意,告诉她该怎么办!三亩塘的水面上,吹来一阵轻柔的暖气。这正是大地回春的第一丝信息吧!它无声地抚慰着塘边的枯草,悄悄地拭干了急急走来的姑娘的泪。它终于真的来了吗,来到这被爱情遗忘了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