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接力出版社总编辑,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记者:今年中国成为博洛尼亚童书展的主宾国,这对中国童书有什么样的积极影响?以及中国童书未来在国际舞台上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白冰:从目前的国际童书市场格局来看,世界最大的童书市场在亚洲,亚洲最大的童书市场在中国,中国拥有非常广大的青少年读者群,这个广阔的市场不但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中国作为今年博洛尼亚童书展的主宾国,将使中国的少年儿童出版社更好地与国际少儿出版社、少儿出版界的同行交流、合作、研讨,学习先进的创作理念、先进的出版理念和先进的市场营销方法。中国童书市场很大,中国也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家和作品,通过这种合作中国的少儿图书在世界上的影响会越来越大,版权输出也会越来越多。

  通过阅读来构建少年儿童健全的、健康的人格世界、情感世界,中国少儿图书出版工作者责无旁贷。“让中国孩子的阅读与世界同步,让世界孩子感受中国的精彩”是接力出版社从1990年成立至今始终践行的出版理念。通过博洛尼亚童书展和其他的书展,我们把国外优秀的童书引进到中国来,给中国孩子们看,让孩子们拥有国际化的视野,将来参与国际化的竞争;将中国优秀的作家作品介绍到国外去,让世界的青少年读者感受中国的精彩。强化少年儿童在阅读方面的沟通,对于他们的健康成长是有好处的。

 

  记者:您认为,中国童书能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就,主要是在哪几个方面有所突破?

  白冰:第一,原创童书的品种越来越多,原创童书的质量也越来越高。

  第二,从原创和引进童书的比例来看,现在童书排行榜一改多年前引进版童书占据大多数的现象,原创童书在榜单上逐渐成为主打力量。

  第三,版权输出品种越来越多。这些年,童书输出的品种以井喷的速度在增长,前些年我们的输出对象还局限在发展中国家,近几年我们已经进入了欧美主流国家的童书市场,比如美国、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等等,像接力出版社的《麻雀》版权输出到德国,《云朵一样的八哥》版权输出到英国等。

  第四个突破以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为标志,中国作品真正走向世界并成为世界认识中国的一个窗口,除了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之外,中国还有很多图画书、小说、童话在国际上获得大奖,比如接力出版社的《云朵一样的八哥》是最早摘取国际插画“金苹果奖”的作品,而后有中国插画家黑眯的《辫子》也获得过这个奖。还有我们很多作家作品获得了博洛尼亚插画奖,《雨伞树》获得2017年俄罗斯年度优秀图画书奖“童书最佳插画奖”。

 

  记者:在中国童书原创品牌如何向世界小读者讲好中国童话故事,如何更好地进行国际表达以及如何实现本土化发展?

  白冰:从接力出版社这么多年作品“走出去”的实践来看,如果要做好中国故事的国际表达,首先,中国的作家、画家要用世界通用的文学语言、艺术语言来讲好故事,用共通的叙事也语言塑造形象,刻画生活场景和生活细节,用世界小读者听得懂的语言来叙事也是很重要的,就像我们对引进版图书本土化的要求一样。其次,作品表达的时代精神,同时具有国际化的形象,并有向国际一流作品看齐的艺术性,这些都是易于被国外的青少年图书市场所接受的文学作品、艺术作品具备的元素。第三,作家、画家、出版人要保持国际化的视野,研究国外儿童文学的创作、儿童文学的理论、评论,研究国外青少年读者的阅读欣赏习惯,在此基础上用共通的语言写好中国故事。没有借鉴很难提升,很难做到国际化的表达。第四,基于人性的写作以及基于童心的写作,这“两个基于”做到了,中国故事的国际化的表达,也就做到了。

 

  记者:不少新一代中国家长对国产童书存在偏见和刻板印象,他们会优先考虑购买外国童书。对此,您有什么观点或者建议?

  白冰:我想这些读者持有的是多年之前对中国童书的看法,实际上这些年无论是中国童书出版还是创作都有长足的进步,儿童文学作品已经摆脱了过去教育文学的传统观念,逐渐向艺术复归、向儿童复归。大量的作品艺术品位、艺术价值都是非常高的,很少存在上述所说的“以教育孩子为目的”。另外,我们的很多作品,以曹文轩的小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为标志,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平,当然我们还需要努力,但是如果一味地说国外的作品比中国好,中国的原创一塌糊涂,我觉得这是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现。虽然我们的童书,我们的儿童文学还需要一些提升,但是确实中国现在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并不是一味地教育,也不是一味地悲悯。

 

  记者:通过对目前中国少儿出版领域的细分市场进行调研后发现,在婴幼儿图书、少儿科普读物、绘本插画书等方面似乎还存在不足,您对这个现象是如何理解和分析的,您对这三个童书子类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白冰:这个问题比较符合我们的现状,中国儿童文学作品这些年出版得比较多,影响也比较大,但是确实上述的三个方面还存在问题。我觉得要做好这三个方面的工作的话,第一个是我们现在的环境越来越成熟,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出台,婴幼儿图书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多,给了作家、画家新的发展空间。我想,这个时候,婴幼儿图书的春天就来了。但是婴幼儿图书也有一些做得非常好的出版社,比如像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的《婴儿画报》《幼儿画报》,包括他们很多婴幼儿图书做得也不错的,还有像接力出版社,湖南少年儿童社、新蕾出版社,婴幼儿图书也不错。科普图书我们需要下大力气去做,我们的科普图书与国外先进国家比起来,的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原创图画书十几年以来也有很大的进步,但现在图画书也存在一种现象,就是文学图画书和故事图画书比较多,像游戏图画书、艺术图画书、玩具图画书的原创品种相对还比较少,我想在这个方面我们也需要下大力气来追赶欧美出版社,向他们学习,让更多的各种样式的图画书出版,满足市场多样化的阅读需求。

 

  记者:您认为,未来中国的少儿出版发展是延续西方“小而美”的经验,还是开辟另外一种路径?请您描绘未来中国少儿出版发展的蓝图。

  白冰:中国的少儿图书出版确实比欧美发达国家出版社起步晚,纯粹的儿童文学创作也较晚,起步于五四时期。但后来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和少儿图书出版,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无论是儿童文学的创作,儿童文学的评论、理论研究,还是儿童文学的出版,都在以赶超欧美那么多年发展的速度在发展。至于是走“小而美”还是“大而全”的路子,我觉得不同的出版机构,不同的出版集团,不同的出版社应该根据自己的人才优势、资源优势、品牌优势,确定不同的品牌战略。你可以是“大而全”的发展,比如打造战舰。也可以是“小而美”的发展,做特色、做品牌。重要的是不跟风,现在大概几百家出版社都在出童书,而不考虑自己出版社的独特的人才优势、独特的资源优势、独特的营销品牌优势。有句话说“无童书,不出版”,我觉得这是一个怪圈。如果每一个出版社根据自己的出版战略,根据自己的发展定位来明确自己的细分市场,明确自己的发展目标,那么,不管做“大而全”还是做“小而美”,都是很有市场价值的。


[责任编辑:朱贺芳]